贪财夫妻念歪致富经——重庆市荣昌区昌州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吴利贵违纪问题剖析
发布时间:2017-06-19 09:00:05      

“随着职位的升高,享乐主义、拜金主义思想等也逐渐膨胀,自己错误认为这是普遍现象,所以心安理得、放松警惕……”落马后,重庆市荣昌区昌州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吴利贵含泪忏悔。

荣昌区撤县设区之前,吴利贵任荣昌县昌元镇副镇长,4年后调任该区昌州街道办事处副主任,备受组织器重,此后5年时间里完成了从副主任、主任、党工委书记的身份转变,本应珍惜岗位、感恩组织培养的他,却放纵私欲,自毁前程。

2016年8月19日,荣昌区纪委报经区委批准,给予吴利贵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;同年,吴利贵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,其受贿所得被追缴。

热衷权力变现,肆意收取“感谢费”“节礼”

吴利贵自2008年8月升任昌州街道办事处主任后,掌握财政大权,而昌州街道又是新区发展的主战场,承担着大量拆迁任务和工程建设项目,因此,他也成了老板们的“围猎”对象。

2009年,某建材公司董事长蒋某为感谢吴利贵对公司的关照,在他办公室将1万元现金送给他;2012年5月,该公司与周边居民发生纠纷导致停产,为尽快恢复生产,蒋某找到吴利贵再次送给他1万元,希望他尽快协调处理其公司与居民的纠纷。当然,吴利贵也不负所托,及时为蒋某解决了“麻烦”。

2011年7月,挂靠某建筑公司的黄某,承建了昌州街道辖区内的泥结石公路、公路泥改油等3个工程。当年底,黄某按照合同进度施工,但昌州街道办事处却未按约定进度拨款,临近春节需要支付农民工工资,着急的黄某找到与吴利贵打过交道的表哥胡某,委托表哥到吴利贵办公室送去1万元现金。而后不到一周,该款项就拨付到位。

2009年至2013年期间,吴利贵在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取“感谢费”“节礼”5万元。在悔过书中,吴利贵自我剖析道:“自己错误地认为替别人办事,别人送点钱表示感谢,情理之中。我所做的这些违纪行为,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严重不符……”

经不住“枕边风”,帮妻招揽生意

在吴利贵的违纪行为中,不得不提到其妻子谷某,她不但没有阻止丈夫的不当行为,反而代为收受违纪款,甚至变本加厉地吹“枕边风”,埋怨丈夫“当个官,自家生意都照顾不了”。

吴利贵的妻子谷某,开了一家小美容院,生意一般,她常常在吴利贵耳边念叨,叫他介绍生意。禁不住妻子再三的“枕边风”,吴利贵开始帮助妻子推销产品,充当推销员。

2010年春节期间,个体建筑承包商贺某到吴利贵家拜年,吴利贵安排妻子谷某下楼接过贺某送的两瓶酒和1万元红包。几天后,谷某送给贺某妻子唐某一套美容产品作为“礼尚往来”,之后唐某便成了谷某的顾客。由于贺某一直承包昌州街道办事处的工程项目,每逢春节,唐某便在谷某处购买上万元美容产品及服务。

2012年,个体建筑承包商赖某在吴利贵的帮助下,顺利承包了昌州街道一个工程建设项目,为表示感谢提出要给吴利贵几万元感谢费。因数额较大,吴利贵不敢接受,但又心存不甘,于是对赖某说,希望他的家属方便时尽可能照顾妻子的美容院生意。赖某心领神会,不久便安排妻子到谷某的美容院购买5万元的美容卡。2013年,赖某在另一个工程建设项目完工后,又安排妻子到谷某处购买了3万元的美容产品及服务。

夫妻两人“一唱一和”,配合默契,2011年至2013年期间,吴利贵为妻子谷某招揽了约12万元生意。

假借合伙之名,公然索要“分红”

谢某,昌元街道办事处农服中心工作人员,曾下海经商过一段时间。他既是吴利贵曾经的下属,也是吴利贵的高中同学。2008年的一天,吴利贵与谢某聚餐期间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:“你有啥好的项目也喊我一起干哟。”谢某爽快答应。同年,谢某在昌州街道看上了块空地,准备栽种苗木,心想:“这几年苗木需求量大,肯定会赚钱”,并将这事告诉了吴利贵。

谢某与当地社长李某口头约定,以谢某妻子名义占有50%的股份,将这70亩空地承包下来栽种苗木。由于苗木生长有周期,一直没有收益,每次需要投入资金时,吴利贵均叫谢某先垫付。几年后,昌州街道要修一条路,占到苗圃10多亩地,涉及赔偿金额10多万元。2010年10月,该赔偿款由昌州街道办事处划拨到谢某账户上。

2011年春节前,吴利贵便打电话给谢某说碰个头,暗示属于他的那份赔偿款该给他。谢某当天就到吴利贵家附近,在车内将2万元“分红”给了他。吴利贵假意推托说“自己还未出资”,却又收下了这笔“分红”。之后吴利贵再也没有提投资的事。

2012年春节期间,吴利贵又打电话给谢某约他见面,这次谢某心领神会,主动约他吃饭,将事先准备好的1万元“分红”给了他。

贪欲之门一旦打开,则一发不可收拾。吴利贵热衷钱财,夫妻二人深陷其中,最终坠入深渊。

分享到:

理工党员网手机版

扫一扫,在手机上阅读和学习

返回党员网